学生乐园

首页> 学生乐园  >  法律小故事 > 正文

夜行人

发布时间:2019-09-02 09:22:06 作者:李晓恬 来源:青少年法治教育 浏览次数:

【民警简介】民警大徐,2002年入警,东关派出所现行队队长。十年特警生涯,练就过硬本领,五年基层历练,处理各种警情、打击现行犯罪,铲除罪恶,守护正义。从警十几年,先后荣立二等功两次、三等功两次,被评为“抗震救灾先进个人”“济南市劳动模范”。


在明湖公园的长椅上,一个年轻人坐了很久,也想了很多。几个小时前,还偶尔有人从他身边走过,而现在,四周已是一片寂静了。夜风乍起,树影摇晃,不知不觉已到午夜,他终于下定决心,起身向那个“目标”走去……

三十多岁的民警大徐觉得最近有点儿忙,不,是特别忙。他刚刚带领现行队侦破了一起连环电动车盗窃案,一连绷了几天的神经终于能够稍微得到放松了。因此,虽然现在已是凌晨时分,他的心情却格外好,肚子也开始“咕噜咕噜”地叫起来。按照惯例,他叫上兄弟们到街角那家饭店去吃夜宵,放松心情。

可就在大伙儿一边听大徐眉飞色舞地“总结”着经验,一边大口吃肉、大碗喝酒的时候,他们突然发现大徐的眼神变得有些异样,正要回头看看是什么情况,大徐连忙低头佯装吃肉,同时小声对他们说:“别回头!吃你们的。”于是,兄弟们满心疑惑地继续吃着,可没吃两口,又听大徐说:“街对面那个穿黑外套和牛仔裤的小子一直东张西望的,不太对劲儿,看来又来了个‘不干好事’的。一会儿咱们分头跟着他。”

话音刚落,大徐又开始吵吵闹闹地举着酒杯和兄弟们干杯,可早已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了。此时,街对面的那个踟蹰的年轻人像是突然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转身往居民小区跑了过去。大徐这才把钱往酒杯下一压,向兄弟们使了个眼色,大家便自动分成了两人一组,不动声色地跟踪包抄过去了。

这个小区是开放式的,夜深人静,里面基本没有什么行人,大徐他们不敢跟得太紧,一则是担心自己判断错了,误会了好人;二则是怕被对方发现了,打草惊蛇,再想抓到就难了。经过两幢楼后,到了一个岔路口,那里的路灯恰巧坏了,那个人也消失在了一片漆黑之中。

虽然路灯坏了,但对辖区地形熟稔于心的大徐立刻根据经验进行了分析判断,安排兄弟们分头去找,他则带着一个兄弟往其中一栋居民楼摸了过去。快到楼下的时候,看到一个黑影从不远处一闪而过,大徐大喝一声:“不许动!”同时循着慌乱的脚步声追了过去,与另外几名听到他的喊叫声赶过来的兄弟一起将那个黑影制伏,按倒在地。被死死压住的那个黑影挣扎了几下就放弃了抵抗。此时,他手里攥着的东西也“当啷”一声掉在了地上。大徐顺着声音定睛一看,吓了一跳—那居然是一把水果刀,而且刀尖上明显沾了血。地上还散落了两张百元钞票和一部旧手机,显然也是从黑影的手中掉落的。大徐顿时产生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坏了!这小子肯定伤人了!大徐对着地上的人厉声问道:“快说!在哪儿抢的?”被从地上拎起的黑影正是那个穿着黑外套和牛仔裤在街口徘徊的年轻人。他哆哆嗦嗦地举起被戴上手铐的双手,向身后指了指,正是大徐刚才要去的方向。大徐把年轻人交给几个兄弟,说:“把凶器收好,先把人带回所里。”便带着另一个兄弟迅速向那个人指的方向跑去……

大徐冲上楼梯的时候,楼道里的声控灯亮了起来,他看见二楼的一户房门半掩着,锁孔里还插着一把钥匙,一名女子蹲在地上,头埋得很低,仿佛在低声啜泣。不知是听到了急促的脚步声,还是被突然亮起的灯光惊吓到了,不等喘着粗气的大徐张口,女子猛地起身,歇斯底里地喊着:“求求你,请不要伤害我!”大徐连忙安慰道:“别怕,别怕,我是警察。您放心,抢劫您财物的人已经被我们抓住了。您是不是受伤了?咱们先去医院吧。”他安抚着眼前这名惊慌失措的女子。这名叫阿芳的女子被抢之后根本没想过要报警,因为害怕劫匪再来找上自己。而此刻,她跟在大徐身后,“呜呜”地哭着,却不再是因为害怕与绝望。她感觉那灯光不仅照亮了楼道,也驱散了她内心的恐惧……

派出所的讯问室里,年轻人正在痛哭流涕。他断断续续地叙述着自己的过往:学生时代的普普通通,在小公司里的庸庸碌碌,做小生意时的血本无归,父母“什么也干不成”的唠叨,女友讽刺、嘲笑的态度……于是,他逃避现实,沉迷网络游戏,终日无所事事,最终产生了邪恶的念头。然而还是难逃法网,企图证明自己的“壮举”终酿成吞噬自己的“恶果”。抵在阿芳脖子上的水果刀、攥在自己手中的两百元钱和一部旧手机,换来的是无尽的后悔和五年以上的有期徒刑。

你以为这是故事,其实这就是生活。每一个“夜行人”都有自己的故事。一念之间,他锒铛入狱;一眼之间,他明察秋毫;一息之间,她看见希望……



(本文刊载于《青少年法治教育》2019年第六期·总第27期)


杂志